<del id="7phn5"></del><ins id="7phn5"><noframes id="7phn5"><cite id="7phn5"></cite>
<ins id="7phn5"></ins>
<ins id="7phn5"><noframes id="7phn5"><cite id="7phn5"></cite><var id="7phn5"><span id="7phn5"><var id="7phn5"></var></span></var>
<ins id="7phn5"></ins>
<ins id="7phn5"><th id="7phn5"></th></ins>
<cite id="7phn5"><span id="7phn5"></span></cite>
<ins id="7phn5"><noframes id="7phn5"><ins id="7phn5"></ins>
<del id="7phn5"></del><ins id="7phn5"><noframes id="7phn5"><ins id="7phn5"></ins>
<ins id="7phn5"><noframes id="7phn5"><ins id="7phn5"></ins>

集團新聞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集團新聞 正文

【身邊的感動】山能龍礦機電維修制造中心李增軍:“紅領保姆””的萬里維修路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04日    本網通訊員?梁凱?史俊杰     來源:山東能源集團網站

“剛回來一個周,歇幾天再說吧。”“我是黨員我帶隊,那邊情況也比你們都熟。”在山東能源龍礦集團機電維修制造中心二季度外部維修業務調度會上,維修分廠廠長李增軍又第一個站出來“請命”。面對同事們的勸說,他又一次選擇遠赴省外作業。

中心“走出去”的第一人

算起來,李增軍是該中心“走出去”到省內外礦井維修的“第一人”,由于他的口頭禪是“黨員就是領頭的”,工友們都喊他“紅領”。

近幾年,龍礦集團積極打開山西煤炭市場,已合作開發山西礦井6對。而該中心作為設備維護“保姆”,把維修業務同步延伸到三晉大地勢在必行。

在本部待慣了,誰都不愿主動“走出去”,面對這種情況,李增軍第一個站出來說:“我去,只有‘走出去’,中心才能活下來。”為讓職工主動“走出去”,李增軍下班后挨個到職工家里講當前企業形勢、今后發展方向。“老李給我掰扯得這么明白,跟著他出去干家里人都放心。”緊跟著報名的職工都這樣說。

異地作業更要干好

“像省內的鄆城煤礦一個采煤面設備維修,光運費就要20多萬元,何況山西離本部這么遠。”李增軍說,“我們要把客戶的錢當自己的錢來算計著花。”

今年4月份,李增軍帶隊到山西某礦區服務,剛到就挨個礦井查看待修設備狀態。“老李,都下午一點多了還不吃飯。”工友齊廷振“數落”道,“只要活兒沒干完,他就停不下來。”“這是首次在山西承接3對礦井設備的大修任務,也是首次維修大采高、大噸位設備,必須要干好。”在現場的李增軍說,“接了這活兒,就要對得起客戶的信任。”

有一次“出征”正趕在8月份,李增軍就是不停喝水嘴唇上也會起層層白皮。20天里他嘴唇裂了10多道口子,一張嘴就出血,吃飯都困難,干完活回家十幾天后才好。那一次,他“減肥”11公斤。

對設備像對孩子一樣用心

液壓支架的大立柱最易出問題的是密封圈,為了把設備“恢復”到最佳狀態,李增軍帶領工友對多個品種的密封件進行打壓試驗,挑選出抗壓性最強、耐磨性最好的密封圈進行更換。

“差別也不是太大,費這些力氣干啥?”面對工友們的質疑,李增軍堅定地說:“不能讓任何一個‘亞健康’設備下井。”增強了密封性,那批設備“壽命”延長3至6個月,節省維修費用50多萬元。

“老李的維修隊對設備就像對孩子一樣用心,說他們是設備的‘保姆’一點兒也不為過。”李增軍所服務的大恒煤礦的機電科科長石際風“點贊”道。近2年多時間里,李增軍每年有超過300天的時間輾轉于兩省六地,走出了兩萬五千里的維修“長征路”,讓龍礦集團外拓維修隊伍扎根在晉北大地上。

李增軍,51歲,中共黨員。2年多時間里帶領維修隊外出承攬維修業務產值5000多萬元。先后被評為山東能源“四新”標兵、龍礦集團勞動模范。

政府機構
中央企業
能源行業
主要媒體
成人a片毛片免费观看!_国产一级片_香港三级片_欧美性爱_日本av电影